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妈妈帮我强奸了小姨
妈妈帮我强奸了小姨

妈妈帮我强奸了小姨

小姨今年30多了,但心态和长相一点不像,我小时候她总想让我叫她姐姐。

  小姨和我妈一样,胸特别大,屁股也特别翘,但小姨身高要比妈妈高一点,而且平时爱穿高跟鞋,所以身材看起来还挺修长。小姨儿子是个弱智,而且又是跟她不爱的姨夫生的,所以小姨特别不喜欢她儿子,总会跟她儿子发脾气,相反,因为小姨从小就和我妈亲,再加上我长得还不错,也特别灵,所以很喜欢我,对我特别好,总给我钱花。小姨特别疼我,也特别爱跟我闹着玩。以前在一块闹着玩的时候,我总时不时的在小姨身上占点便宜,小姨只是笑骂我,也不多说什么。

  小时候我都认为妈妈对我都没小姨对我好,但现在就不这么想了,毕竟我亲妈给我肏. 「小姨,你和我姨夫要是实在过不下去就离婚吧,天天这么吵架,我都心疼你。」

  「呦,我外甥嘴越来越甜啦。我跟你姨夫离婚了,谁养我,你养我啊?」小姨现在心情平复了下来,看到我,跟我开着玩笑。

  「好啊,我养你。等我毕业挣钱了,我妈咱仨一起过。」我嘿嘿笑着说,并指了指我妈。这本来是当时一句开玩笑的话,没想到最后真成了现实。

  「美得你,我跟姐两个大美女跟你在一块过,你还不得美上天?」小姨只是开玩笑,但在我跟妈妈听来就不一样了,我看见妈妈羞红了脸。妈妈忙插话,说:「快中午了,我去做饭。丽霞,你吃啥,我出去买点菜。」「姐,随便做点就行了,我不太饿。对了,姐,你给我找件衣服穿,我换一身,我啥东西都没带过来,穿这身在屋里太累了。」我细细打量了小姨的穿着,小姨穿的是一件粉红色呢子大衣,在北方的三月外边还特别冷呢。里边穿一件纯白立领羊毛衫,胸部显得特别大。下身一件黑色短裙,腿上是一条黑色打底裤,脚上穿的是一双及膝的高跟长靴。

  「你去我卧室衣柜里自己找吧,看哪件你能穿。」说着妈妈就要起身换鞋出门。小姨此时也起身走去妈妈的卧室。

  小姨进了卧室,我看到妈妈正弯腰换鞋,硕大的屁股对着我,我恶作剧的走到妈妈身后,扶着妈妈的臀,鸡巴隔着裤子使劲在妈妈屁股上怼了两下。边动边「嗯……啊……舒服」的轻叫着。妈妈换好鞋,拉开跟我的距离,转身打了我一下:「干啥呢,小流氓。注意点,别让你小姨看到了。」我嘿嘿的说:「没事儿。」说完我也转身回到了卧室。

  吃完午饭,妈妈就去午睡了,小姨让我陪她聊会儿天,我俩就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聊天。我坐在沙发上,小姨在我右边平躺着,脚挨着我,头在另一边。小姨穿的是妈妈的一件睡裙,屋里暖气温度挺高的,不冷,我也换上了一身球衣。

  小姨和我聊天,我时不时逗弄小姨两句,小姨也时不时的抬起腿,用脚踹我两下。

  她一抬腿睡裙裙底就会打开,我能看到她红色的内裤。正好这时电视上播到了一个香艳的镜头,一对情侣在床上晃动着,我的鸡巴在这种刺激下也渐渐的有了勃起的架势,裤裆被撑鼓了一点。

  小姨看到了我的样子,笑着问:「小伙子,想啥美事儿呢?」边说边用眼睛朝我裤裆这里示意。

  我尴尬的挠了挠头,说:「没想啥。」

  小姨别有深意的说了句:「小伙子,长大了啊,该找个女朋友了。」说完笑着起了身,「不跟你聊了,我也去睡会儿。」

  我只能坐在那里,尴尬的笑了笑。

  第二天早上,我被尿憋醒了,穿上鞋一溜烟跑到厕所,褪下裤子就开始尿。

  正在我尿的正爽的时候,门突然被推开了,小姨睡眼惺忪的就往里走,好像没有看到我。我叫了一声:「小姨。」

  「啊,你怎么在里边,上厕所你也不关门。」小姨看见我在厕所里,慌着说。

  此时我已经尿的差不多了,但鸡巴还在裤子外露着,小姨也看到了。还没容得我说话,小姨又开口说:「尿完了就快点出去,我还等着用呢。」小姨倒没感觉有什么不妥,反倒是我害羞了,我赶紧提上裤子,侧身想从小姨旁边出去。

  小姨看我害羞的样子,忍不住又调侃我:「还害羞了,你身上哪儿我没看过啊,小时候我还揪你小鸡鸡玩呢。」

  我尴尬的不知说什么好,赶紧跑出厕所回到卧室了。

  发生这两件尴尬的事,使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小姨了。小姨在家,我也没机会和妈妈做爱,所以吃完早饭我就找个借口回学校了。

  又在学校过了一周,转眼间,就到了下个周六。爸爸这周六的下午就出差回来了,我估摸着小姨在我家待一周,也应该回家了,所以我上午就回到了家。回到家,就看见客厅里妈妈和小姨在装东西。我凑上前去,问:「这是要干嘛?」我妈回答我,说:「你小姨今天吃完午饭就回去了。这是妈同事在老家给带来的白薯,我给你小姨装点去。」

  果然不出我所料,小姨今天要回去。

  「小姨,待会儿我送你去吧。」

  「好啊,有劳我大外甥啦。」

  我嘿嘿笑着没说话。不一会儿,她俩就装完了。

  我妈对我小姨说:「丽霞,你去屋里把你这两天买的东西装一下,看着别落下什么。我先去做饭了。」妈妈说完,小姨就向卧室走去。

  我忙跟到妈妈后边,说:「妈,我帮你。」

  「一边去,别捣乱,你小姨还没走呢,等你送你小姨回来再说。」妈妈懂了我的意思,对我说。

  我不听妈妈的话,直接向厨房走去。妈妈没办法,也进了厨房,我看到妈妈进来了,一把关上了厨房的门。关上门后,我一把抱住妈妈,双手直接向妈妈性感的肥臀摸去。

  头在妈妈耳边厮磨着,说:「妈,想死我了。我又在学校憋了一周,实在憋不住了。」

  妈妈想要挣脱我,说:「现在真不行。等你小姨走了,你想怎么着都行。」「妈,我现在就想要。」我向撒娇着说。

  「哎,真拿你没办法,一副急色的样子。」妈妈看拗不过我勉强答应了。

  妈妈今天上身穿的是一件深V 的T 恤衫,下身穿的是一条长裤。听到妈妈的话,我就要去脱妈妈的T 恤衫。

  「别脱了,麻烦。我把衣服掀起,把奶子漏出来,裤衩褪下去你就从后边来吧。你也别把裤子全脱了,脱一半吧。」说着自己就去掀衣服。

  我看见妈妈开始动了,就自己解开裤腰带,把裤子脱到了膝盖处。

  妈妈褪下裤衩后,转个身,手扶着水池弯下腰,说:「来吧,快点,做完我赶紧做饭。」

  我鸡巴此时已经勃起了,用手沾了点吐沫,等鸡巴湿滑点就向妈妈屄插去。

  因为与妈妈已经有多次的性经验了,所以一下就插了进去。

  「啊,妈,好舒服……这几天憋的我难受死了……」我一边干,一边拍打着妈妈的肥臀。

  「嗯……啊……」妈妈也轻声叫着,不敢太大声,怕小姨听到:「兔崽子,轻点,别让你小姨听到了。」

  正在我们母子干的正爽的时候,我仿佛听见了小姨的脚步声。

  「姐,做饭怎么还关着门。」突然我们母子听见小姨的声音:「我那瓶粉底液你放……」

  厨房的门被小姨推开了,粗心的我竟然忘了上锁,小姨目瞪口呆的望着厨房内衣衫不整的我们母子,话也只说到了一半……空气仿佛都凝固了,我和妈妈都被吓到,我的脸色惨白,妈妈和我的结合处还一直流着淫水,面对这个情形,也不知道该怎么向小姨解释。

  「你们母子俩在干什么?」小姨打破了这寂静。

  妈妈首先反应过来,没顾得上整理衣服,听见「啵」的一声,妈妈挣脱了我的鸡巴,跑向小姨去拉她。我还没反应过来,愣在原地。

  「啊,姐,你要干嘛?」小姨看妈妈去拉她,慌着说。

  「傻愣着干嘛,还不过来帮忙。」妈妈向我喊着说。

  听见妈妈的喊声,我也清醒过来,虽然不知道妈妈要干什么,不过还是配合着妈妈抱住小姨。

  「捂住你小姨的嘴,别让她喊出声来。」妈妈命令着我。

  我听了妈妈的话,捂住了小姨的嘴,小姨只能发出「嗯嗯啊啊」的声音。

  「走,把你小姨带到你卧室去。」

  我们母子二人合力把小姨弄到我卧室,小姨还在不断挣扎。小姨穿的还是妈妈的一件睡袍,在我们拖拽的过程中,小姨身上的睡袍滑落,漏出了红色的内衣。

  等进了卧室,妈妈又对我说:「把你小姨手绑上,堵住嘴。」「妈,用啥绑啊,也没绳子。」

  「傻蛋,用床单啊。别绑太紧,要不把你小姨勒坏了。」妈妈说着,拿起枕巾把小姨的嘴堵住了。

  我赶紧找了条床单,把小姨双手背到身后绑在一起,小姨双腿还在不停扭动挣扎着。

  「快,你自己把裤子脱了。」

  妈妈这话又使我一愣,对妈妈说:「妈,脱裤子干啥?」「小混蛋,脱裤子还能干嘛?」

  我瞬间懂了妈妈的意思:「妈,这样好吗?」

  「只能这样,你小姨发现了咱俩的事儿,要想你小姨不说出去,只能把她也拉下水,倒是便宜你小子了。」

  我嘿嘿笑着,马上就把裤子脱了。小姨听到我们母子的对话,嘴里一个劲的哼哼,好像要说什么话,妈妈转头对小姨说:「丽霞,别怕啊,没事。」说着妈妈就扯掉了小姨的裤衩,妈妈怕小姨双手挣脱开,从后面摁住了小姨的双手。

  刚才这一阵折腾,我的鸡巴早已软了下去,对妈妈说:「妈,我鸡巴软了。」「小坏蛋,平时在我身上不挺硬吗,这时候软了。来,过来,妈给你唆唆。」我走到妈妈身边,妈妈还摁着小姨的双手,我把鸡巴放到妈妈嘴里,妈妈扭着身子帮我口交着。在妈妈精湛的口技下,我的鸡巴一下就硬了起来,对妈妈说:「妈,差不多了。」

  说着我从妈妈嘴里拔出了鸡巴,压到小姨身上,扶着鸡巴在小姨屄口上蹭了几下。

  和妈妈不一样,小姨屄毛很少,不过肚子上又一道明显的妊娠纹,阴唇还是粉红色的,肉片有些小,我猜小姨应该很少和姨夫做爱。不知道是淫水还是挣扎时出的汗,小姨的屄口有些湿了。我的鸡巴来到了小姨热乎的洞口,先试探性的往前挤挤,然后突然一下插了进去。

  小姨闷哼了一声,感受着我的鸡巴插入到她的屄里,小姨的屄比妈妈的要紧。

  刚开始小姨可能有点疼,等疼痛劲缓过去后,小姨感受到了一股充实感。我的鸡巴在小姨屄里来回抽送着,小姨此时来了感觉,却不好意思发出声音。

  当我每一次插到小姨屄的最深处时,都能感觉到小姨的屄在吸裹着我的鸡巴。

  就这样我快速的抽送着,顿时感觉后背一凉,有了射精的感觉,小姨感受到了我的动作,有些慌了,又剧烈的扭动身体,我没有理会小姨,继续使劲抽插,最后精液喷涌而出,一股脑全都射进了小姨屄里。小姨竟被我的精液烫到高潮,身体剧烈抖动,长长的闷哼了一声,然后浑身瘫软。

  缓了一会儿,我听到了小姨抽泣的声音。

  妈妈对小姨说:「丽霞,我放开你,你不能大喊大叫。」小姨哽咽着点点头。我忙给小姨松绑,并拿开了堵着小姨嘴的枕巾。然后不知所措的待在一旁。

  「姐,你们是在干嘛,你们竟然这样对我,这是强奸。还射了进来,要是怀孕了,我该怎么办。」

  「丽霞,我这也是没办法,你别怪姐啊。」妈妈一边给小姨拿纸帮小姨擦拭,一边说:「姐这就去做饭,你吃点。」

  「不吃了,我马上换衣服回家。」小姨说着就下了床穿衣服回家了。

  【完】